时尚男装衬衫厂家
您的位置:首页 » 时尚男装衬衫厂家 > 正文

《假衬衫》

 
作者: 王定制 时间:2018-01-31  文章来源:时尚男装衬衫厂家

上世纪八十年代流行假衬衫,商场里、集镇赶会、地摊上到处有卖。那时刚刚由老三色的灰暗走向明媚艳丽;由取暖遮羞的功能到美观;由必须到时尚。从空心棉袄一下子跳跃到西服衬衫领带,这中间的壕沟宽的还是需要跳板的。假衬衫便应运而生。假衬衫——只有领子没有袖子,衣长仅齐胸,袖笼有一根带子代替,价格比衬衣便宜得多。穿上外套只露出领子,视觉上让人觉得你穿着衬衫,既省钱又有面子。是那些爱面子的首选。

可假衬衫毕竟不是衬衫,只顾了面子,里子的短缺悲催只有肌肤才能体会。这也和人一样——实力不足以讲面子而偏又好面子,那就只能借助于“假衬衫”了。哎,说着它的主人就上场了……

吴光把几个有“头面”的人物让进包间落座,抱拳道:“领导们,扶我一把。给我弄个职务干干,那咱以后腰杆就挺直了。”

“这里要的是文章。又不是别的什么单位,即使有个职务那也是虚名,没工资的,不如在文字上多下点功夫。”老者诚恳地说。

“那也不一样啊,从文联走出去多有面子啊!”吴光挺了挺腰,仿佛他已经成了文联职员。他大专毕业正好赶上不分配,回家后整天嚷着让他妈给买工作。可他妈不过是一个靠劣质烟酒排遣孤独郁闷的寡妇,幸亏祖上留下一院房子,又赶上拆迁。他因此便飘飘荡荡,觉得体力活有辱斯文,机关办公楼又进不去,所以每天在家上网成了“坐家”。然而写的网络小说点击率低,也无网站签约,送去杂志社的稿件又如石沉大海。他想当然地认为不用他的稿子,是因为没人举荐。编辑没看到他这匹千里马。于是决定亲自到杂志社送稿件,以便寻求伯乐。

今儿果然就遇见了几位伯乐——年长的签约作者和几个年轻的自由撰稿人。

他接过服务员的菜单谦逊地让着:“老师们点菜,点菜!”

年轻人只顾举着电话打个没完:“喂,来吧。作家请客,你过来吧,在天上人间饭店。”

吴光听见年轻人称呼自己为作家,心里无比受用,脸上散发着光彩,松散地坐在椅子上,仿佛诺贝尔文学奖正向他飞来。

一会儿呜呜泱泱来了一堆人,每人点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菜,鸡鸭鱼肉,反季节跨地域的菜都有。吴光靠在椅背上的肩膀收缩了一下,摸了摸口袋。

年轻人打了个响指:“来俩青花瓷汾酒,要三十年陈酿。”

吴光的头冒汗了,肩膀缩的更厉害了,屁股也小了,人一下子瘦了一圈。在椅子上坐不住,直往下滑。

年轻人瞄一眼吴光:“作家,怎么了?没事,我买单。”

吴光往上挣一挣:“什么话,哪能呢。弟兄们敞开了吃。”但是这 后一句话说的较前已经没那么慷慨激昂了。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大家酒兴正浓,显然一瓶不够。他开始淌汗,不住拿纸巾擦汗,吃的没滋没味。不是失拳,就是猜错。

“作家,怎么了?不热啊。”年轻人挪揄道。

“哦,我穿得厚。”吴光干笑一声,满脸通红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什么。起身上洗手间,左右看一看没人,掏出手机拔通了老婆的电话,“老婆大人快来送钱。天上人间。”

“送个鬼。还天上人间,阴曹地府吧”无线传过来老婆气歪的面孔。

“求你了,老婆大人,你可不能让我丢面子。这些可都是文化圈子的老师,你让我以后还怎么混。”吴光对着手机就要跪下了。

“狗屁!我说你能不能不做梦啊。实实在在干点啥,安分守己过日子,不行?”话筒里传过老婆气愤的声音,啪,一声挂了。

吴光跺跺脚,又拔了老婆电话,“老婆,求你了,以后家务活我包圆。你快来送钱,马上就吃完了。老婆大人回家我跪洗衣板。”

老婆下班回来,见小区门口围着一堆人。她顾不上看,着急忙慌回家做饭,孩子还等着上学呢。

“老婆你看,我的文章发表了。”吴光手里拿着一摞杂志挨个给人发。

有人调侃着:“咱这可要出个莫言了。请客,请客。成作家了还不得庆贺。”

“当然,当然。明儿天上人间,敞开了吃。”

老婆看着跟回家的吴光生气的说,“有什么可显摆的?统共豆腐块大文章编辑就改了一半,还是我一个月工资换来的。你能不能有点正事,要不是祖上留下这点房,我们母子哭都没地儿。又请什么客,告诉你我可没钱!”

“什么是正事?像小李一样每天送水就是正事啊,我可丢不起那人。”吴光坐在沙发上抽着烟,悠闲地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文章,一边和 老婆侃,“你别怕,赶明儿我的小说拍成电视剧,你就只管在家数钱了。”

“人家小李活得踏实。不像你在仰层(纸糊的顶棚)上走路”老婆边做饭边骂着。

有人敲门,吴光开门后,小李走进来,“吴哥,在楼道就听见你们说我了 。”

“说你好呢”吴光递一本杂志给小李。

“听说了,我在门口就看到了。恭喜你啊,第二个莫言。”

吴光脸上绽放着笑容。那姿势,那神态,俨然一个大作家。

“吴哥,稿费不老少吧?”小李试探地问。

“那是。”吴光得意地吹嘘,“咱这是脑力劳动啊。”

“老婆一天骂我没出息,串房檐。这不,看了块房,可是钱不足,你给凑俩吧。”小李说出了真实意图。

吴光惊出一身冷汗。他没想到小李是来打饥荒的。他哪里有钱啊。他发表在报刊杂志上的文章都是用老婆的工资换来的。为此老婆成天叨叨她,可怜老婆没一件像样的衣服,没一件首饰。他成天哄着老婆,说是为了提高知名度,日后就顺理成章了。可是如果说没钱,那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 ,这话他怎么能说得出口! 借吧,人家是买房子,少说也得万儿八千。可自己明儿请客的钱还没地起土呢。

小李见吴光迟疑,以为他不想借给自己,就说:“哥,你不会不借给我吧?几万块对于你还不是九牛一毛,一篇文章的事。再说了 我给你出利息。”

话说到这份上他更不能拒绝了。 “哪的话,我成放高利贷的了。都是街坊邻居,搬进新家别忘了请我喝酒。”

小李愉快地起身:“哥,我明天来拿钱。”

老婆拿着擀面杖指着他,“你去抢银行?我给你使眼色你怎么就不看呢?你有钱吗,就答应。”

“你没钱吗?”吴光反问老婆。

“我一个人上班,养活老的小的,你还要霍挑,哪来的钱?”

“我总不能说不借给吧,丢不起那人。贷款也得借。”

“好,那你去贷款,把你抵押上,去当鸭。”

吴光从文联出来,昂着头。夹了夹腋下的公文包,微笑着见人就点头。仿佛所有的人都仰慕他。

“ 吴作家,送稿子啊?”撰稿年轻人亲热地搂住吴光的 肩膀, “我有个朋友在省级杂志社工作,今儿正好回来了 ,咱一块吃个饭沟通沟通,请他照顾咱。”

省级杂志社!正说到吴光的痒处,正想上天就有人搭梯子。“好好,好!你通知你那朋友,天上人间,我请客。”吴光高兴地跳起来,仿佛他的文章已经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了。

吴光走进妈妈的房子。“妈,有钱吗?”

“我刚领了养老金,怎么了?”妈妈疑惑地看着他。

“妈,给我,我有急用。”

“你又请人吃饭?”妈妈拿出钱却不放手,“光儿,你连书都顾不上看,写什么书啊。你阿姨家开了个饭店,我和她说好了,你去帮忙收收钱记记账。”

“说什么呢,妈。我去卖饭?”吴光夺过钱,“我走了,妈妈咱两就不在一个 频道上。等我的小说拍成电视剧,我给你买好烟。”

天上人间饭店包间。

吴光举杯,“我敬大家,多多提携。”

“吴光你在这大吃二喝能是没钱?”随着一个粗暴的声音闯进一个 人来。

吴光的脸霎时变得青紫,放下杯子拉起来人就向外拖,“哥,有话好说。”

“没见过你这样的人,贷款吃喝。说好了 三个月还,你弄得我都没信誉了。 ”

“容我三天,哥,给个面子啊。”吴光哀求着。

几年过去了,吴光依旧是东奔西跑,请客吃饭,小说写的越来越少了。

吴光这段时间总觉得身体不适,浑身乏力,懒懒的,请人吃饭的心思都没了。老婆暗自庆幸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了,消停了。可是他怎么也不写小说了呢?

“儿子要上大学了。”老婆和吴光说,“问问妈,把她的养老金先给儿子交了学费吧?”

“妈那点钱还不够塞牙缝呢!”吴光有气无力地卷曲在沙发上。

“不少呢,政府又给涨了,妈还有房租呢。”老婆扳着指头计算着。

“妈没钱!”

“我也是没办法才和妈要的。不行,那你拿钱。你不是作家吗!”

吴光没说话,张口却吐出血来。老婆慌忙把他送进医院,检查后说是肝硬化,治疗费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天文数字。老婆无奈只好回家拿房产证抵押贷款吧,谁知道早被他抵押给小额贷款公司了……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ytehjq.com/gzm/524.html

广州服装厂

备案号: 蜀ICP备16011348号-1

全国服务热线:400-657-1316

网站地图